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云深不知处
时间:2019-12-04

「少爷,小刚少爷,快起来吧,都中午了。」

「不要,妈,再让我睡一会。」经过一夜鏖战,晚上睡得很熟,早上还在梦中忽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叫着我的名字。因为过度疲劳,我并没有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妈妈早晨叫我起床去上学,就照平时的习惯随便回了一句翻了个身又睡了。

「都快中午了,快起来。」那个声音并没有因为我的无视而放弃,最后终於把我从睡梦中彻底唤醒了。

「啊,小云婶,什么时候啦。」我睁开眼睛,发现站在身前的并不是妈妈,先是有些惊讶,等到完全清醒过来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还问呢,都中午了,快起来,跟我去看你妈妈。」

「小云婶,这还不都怪你,昨天晚上我都快被你累死了。」

「嘿嘿,刚才你还管我叫妈呢,以后就这么叫吧,我喜欢。」小云婶今天好像特别高兴,身上穿着一套淡蓝色的衣裤,头发和脸也打理得干乾净净,看上去比平时整洁多了。她从小就跟着大人上山打猎,脸上不禁没有一般农村女人的焦黄色,反而清秀中带着一些英气,柔美中带着一些刚强,虽然没有化妆也显出了与一般城市女人不同的魅力。

「我不叫,小云婶你笑话我,我不理你了。」我转过身去,装做生气的样子。

「我也没说啥呀,咋还生气了。」小云婶竟然以为我真的生气了,皱着眉头十分的无奈看着我。

「真生气了?我给你做好吃的,怎么样?别生气了?」我一直不理她,让小云婶有些着急,不得不过来哄我。

「好吧,我不生气了,不过我要看那个。」我见她真的上当了,就笑嘻嘻的转回身用手指了指她两腿之间那个女人最宝贝的地方。

「呀,昨天不是都看了,还没看够呀。这大白天的,要让人看到咋办?」小云婶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羞得腾的红了一片。

「看了还想看,昨天没看清楚。」

「唉,真没办法,那你看完了就别再生气了。这大白天的,羞死人了。」小云婶扭不过我只好答应,她怕有人进来,先把两条打猎用的敖犬栓在院门口,然后乖乖的站在我面前。小云婶看到我一直盯着她,红着脸低下头解开裤腰带,先后脱下裤子和里面的内裤,下身光溜溜的站在炕边任我观赏。

「嘿嘿,真漂亮,不管看几次都不够。」小云婶的阴毛很浓密,而且卷曲的很厉害,并不能十分清楚的看到她的阴部。但是作为一个乡下女人能这样脱了裤子给男人看下体已经很难为她了,她听我这么说,不安的想用手挡在前面,又怕我会生气,这种扭扭捏捏的样子反而能够引起男人的欲望。

「好了没有,丢死人了。」

「不行,我还要看奶子。」

「这,好吧,反正也没人敢进来。」小云婶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强忍着羞耻一口气把身上剩余的衣服脱个精光。她的身材稍微有些胖,但与城里女人不同的是看上去很结实,大腿和胳膊都可以看到一些肌肉。

「小云婶,一看你这大奶子,就知道是个淫荡的女人。」小云婶低着头,两个大奶子垂在胸前,随着她的呼吸微微颤抖,显得比平时更大了。但是她的奶子虽然也很大,但并不像妈妈的那么浑圆挺立,而是呈圆锥形半垂在前面。

「小云婶,把头转过来看着我,我要看你的脸。」小云婶的头不是抵着就扭在一旁,完全不敢与我四目相对,听我这么说才勉强把臊的通红的脸转向我。

「小刚少爷,被你这么看着,我下面都湿了。」我躺在炕上欣赏了一会她的裸体,小云婶的脸色越来越红,双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不自觉的相互轻轻摩擦着,阴部就像她说的那样已经湿淋淋的了,弯弯曲曲的阴毛上还挂着液滴。

「小刚少爷,你妈有你这个儿子真幸福,也让我当一下你妈妈好不好。」又过了一会小云婶实在忍受不住,扑过来一下子把我紧紧抱在怀里,然后轻轻的吻着我的脸。

「小云婶,我妈妈可不会这么光溜溜的抱着我发春。」

「我不管,那是你妈不认识宝贝,我也要看你下面那个。」

「啊,疼,小云婶你轻点,我的胳膊还没好呢。」小云婶如狼似虎的把我按在床上,急不可耐的扒下我的裤子,抓住我已经涨大的鸡巴不停的摆弄。

「这么大,又攒了多少?用嘴吸出来好吗?」小云婶原本并不懂什么是口交,也没给她死去的丈夫这样吸过。但是经过昨天的事情,她不仅学会了怎么用嘴为男人服务,好像还特别的喜欢。她握住我的鸡巴,把龟头塞进嘴里,用舌头舔着龟头最上端的地方,弄得我的身体像过电一样,一下子就彻底酥软了。这让我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像小云婶这种年纪的寡妇是轻易招惹不得的。

「嘿嘿,好像真的又存了很多,越来越大了。」小云婶一边用力的揉弄她的双乳,一边把我的鸡巴深深的含进喉咙里,一点也没有觉得羞耻。

「啊,射吧,我都会喝下去,全部射出来。」可能是因为小云婶太过於用力,也许是由於我的定力还不够,不到两分钟她就把我的精液榨了出来。

「嘿嘿,射了好多。」小云婶一边笑着,一般把我射出来的精液全都吞了下,这样子显得特别的淫荡,我有些吃惊,我所认识的小云婶怎么变成了一个这么下贱的女人了?

「小云婶,你爬过去,我要看你后面拉屎的地方。」

「啥?那地方多脏,有啥好看的。」小云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听话的跪在炕上然后趴下去,对着我撅起丰满的大屁股。

「少爷,还是不要再看了,这样太丢人了。」

「小云婶,我想插进去。」

「啊,插那?行吗?你要的话就来吧。」小云婶第一次听说女人的肛门也可以让男人插,她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拒绝我,反而显得有些兴奋,也许女人本身就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性交方式吧。

「小云婶,你真不要脸,竟然让男人插你屁眼。」小云婶淫贱的晃晃她的大屁股,示意要我快一点。她的阴户已经完全湿透了,我先把龟头在她的下体上摩擦了一下,沾了一下小云婶的淫水。然后按照她的意愿,把鸡巴顶在她的屁眼上,把淫水当作润滑剂,慢慢用力插了进去。

「啊,慢点,疼呀,少爷你慢点呀。」小云婶被我插的痛苦的趴在炕上,嘴里还流出了口水。

「嘿嘿,不是我要插进去,是被你那张嘴吃进去的。」

「慢点,少爷,真的好疼,我那里面好像要着火了。」小云婶疼得一边大叫,一边不停的喘着粗气,但她并没有一丝反抗,看上去反而像是享受其中的样子。

「啊,里面真的好热,我的鸡巴都快化了。」

「少爷,轻点呀,我的腰都麻了。」这是小云婶的肛门第一次被男人开发,紧紧的夹住了我的鸡巴,我不断用力向里面戳,鸡巴舒服到已经停不下来了。

「小云婶,我就喜欢这样,告诉我你被插屁眼啥感觉?」

「啊,啥感觉?疼呗,又热又涨的,像大便拉不出来。」

「我的鸡巴要被你夹断了,好舒服,」我的鸡巴每次插入就好像钉钉子一样用尽全力,而且钉在里面就难以自拔。

「疼,少爷,轻一点,那都快裂开了。」

「再忍一下,还差一点,差一点我就射了」

「不行了,我要出来了。」

「不要紧,少爷,你射在我屁股里吧。」

「天呀,我也要来了,插屁股也能来呀。」随着我把精液一股脑的注入了小云婶的屁眼小云婶也高潮了。年纪还小的我真弄不懂,明明一直叫疼的小云婶,竟然能够高潮,难道痛苦和快乐都会能把女人送上天吗?还是女人天生就喜欢被虐待?

「少爷,你又射了这么多,都淌在炕上了。快点穿衣服,你妈还等着我做饭呢。」我把鸡巴从小云婶的屁眼里拔出来之后,小云婶依然像一只青蛙一样麻木的趴在炕上,那个洞口很长时间都不能合拢,精液也不停的从里面滴下来。

「不行,再来一次,我还没够呢。」

「啥?还要再来,少爷,你说真的呀?」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我把再次胀大的鸡巴在小云婶眼前晃了晃,小云婶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爬过来握住我的鸡巴仔细的把弄。

「妈呀,少爷,你不累呀?都两次了咋还这么硬呢?你是铁打的咋的。」

「嘿嘿,小云婶,你不想要呀?你下面的嘴今天还没喂过呢。」

「这,那别插屁股了,好疼。」

「我知道,该喂喂你下面的骚逼了,你看都淌出水了。」我说完就扑到了小云婶的身上,小云婶也迫不及待的把我抱在怀里,就像一个妈妈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女人的香味让我性欲高涨,由於我的手臂上有伤,小云婶还像以前那样握住我的鸡巴塞进了她成熟的下体。

「少爷,用力插进来,我受不了了,快点。」

「啊,我的鸡巴好爽。」小云婶里面又湿又紧,一股暖意从鸡巴传到我的身上,简直就要连灵魂都融化了。

「少爷,再快点,把我当婊子一样操。」

「嘿嘿,小云婶,你就是个婊子,还是个下贱的婊子。」

「少爷,来吸我的奶头,我的奶要涨破了,好难受。」

「小云婶你的奶头涨的好大,啊,喷出来了。」我刚把小云婶涨大发黑的奶头放在嘴里,乳汁就喷了出来,顺着我的嘴角一直往下流。

「就这样,好舒服,用力舔我。」

「我也好舒服,小云婶,你的奶暖暖的,还这么甜。」小云婶美味的乳汁不断的流进了我的嘴里,这种甘甜我还是第一次品嚐到,那早已忘记的母亲乳汁的味道大概就是这样吧。

「还不是都怪你这坏蛋,本来都断奶好几个月的,又让你吸出来了,昨天开始奶就一直好涨,难受的不得了。」

「嘿嘿,那你挤出来不就好了。」

「不能挤,我要留给你喝。喝了新鲜的奶,你的伤能快点好了。」

「小云婶,你对我真好。」

「知道我好,就再深点。别停,你这样操我,真的好舒服。」

「少爷,你好像又变大了,我里面都快放不下了。」

「小云婶,我爱死你了。」和小云婶在一起让我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她对我的温柔,她乳汁的美味,对我来说既像妈妈又像恋人。

「爱我就用力操我,狠狠的操我,少爷。」

「真的好爽,我真的爱死你了。」

「少爷,不要停,把说话的力气用来操我,我会更高兴,再用力。」

「小云婶,我要操死你。」

「太爽了,不要停呀,再用力,用力的操我。」

「啊呀,我又要射了。」

「啊,啊,顶到头了,我也要来了。」

「好爽,操死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少爷,我是淫荡的女人,把你的东西都灌进我的骚洞里。」

「好,我要操死,你这淫荡的女人。」

「再用力,我要来了,用力干我,少爷。」

「嘿嘿,小云婶,操你真是好爽。」在将小云婶送上高潮的同时,我也已经不能再克制了,用深深插入小云婶的身体的鸡巴,将滚烫的精液喷射到了不断蠕动的肉洞中,把那窄小的洞穴填得满满的。

完事之后,我和小云婶都没有了力气,在炕上躺了好一会才穿上衣服

上一篇:职场江湖